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900、营兵和卫所兵败了三
作者:漫卷诗书万点花      更新:2023-02-01 13:59      字数:13197
热门推荐:
    明末钢铁大亨900、营兵和卫所兵败了三

    田鹏写完给安三溪的军报,汇报了这边谷口的情况。同时提醒,大同方向可能也会有援军。要当心被大同军队从后面包抄过来,断了退回草原的后路。

    田鹏吹干了墨迹,把军报装进信封,印上火漆。交给通讯兵发出去。

    田鹏睡不着,走上沙袋长墙看向谷外。

    在夜幕下,对面的营帐很大的一片,外围用砍伐的树木围拢成一圈栅栏。有一队队的士兵在巡逻。

    侯世禄毕竟是老将了,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。明日的大战估计会比较激烈。

    张家口堡的南门打开后,八大商团的主家和家丁带着财物蜂拥往外跑。他们惊慌失措,一出城门就立刻跑散了。人喊马嘶的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范永斗带着人最后出城,他们没有跟着人群跑。人群是向着山口去的。

    因为那里是去宣府的唯一通道。

    范永斗不认为那里没有人把手,他甚至认为,南门外的某处可能就有负责阻击的敌人。他也不认为这些人可以冲开山谷里的阻击。

    一行人沿着城墙向西跑去。张家口堡的西侧城墙没有城门,所以这边最有可能没有人堵截。毕竟,蒙古人也就万余人的规模。兵力还是比较吃紧的。不能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范永斗带着三千多人,携带着大批财物跑到城墙拐角处,迅速离开城墙往山脉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在山里隐蔽的地方,有一个小庄子。是范永斗秘密布下的据点,那里养着很多的骆驼。还有粮食和物资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南门外的荒野里,数十道雪亮的灯光照射而来。

    黑夜中高亮度的光柱,直接闪的这些人眼睛,短暂的看不见东西了。这是留守在南门外的一个营打开了电石灯。

    紧接着,范永斗就听到了爆豆一般响起的枪声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顾不上惊奇了。这一次,蒙古人已经给了他太多的“惊喜”了,他已经懒得去想,蒙古人为什么有这么多火枪了。

    从巷战开始,他都被密集的火枪打的麻木了。这些火枪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。性能之忧良,发火率之高,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把范家的精锐三千多人带走。

    他知道,八大商团在大明是混不下去了。这些人都是这些年他秘密笼络的自己的人,而不是宗族的人。他已经决定抛弃宗族,自己单干。

    范永斗已经在怀疑,这些蒙古人到底是哪里来的。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杨凡了。毕竟在草原上有很多蒙古人的只有杨凡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打着的旗号确实是土谢图汗传自成吉思汗的圣物无疑。但是谁知道,他们有没有勾结呢。

    张家口堡里,八大商团的驻地有太多的东西不能见光。这一次恐怕藏不住了。范永斗甚至都能想到,八家商团的股东都是些蠢货,他们十有八九回去找留在鸡鸣驿,不肯进宣府的京营。

    杨凡的大军里有大量的御史和六部官员。这些人多数都是东林党。这是皇帝为了制衡杨凡特意安排的。这些人现在正在想方设法裁撤九边,把边军从地方各党手里弄走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了张家口堡,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能搞倒晋党的机会的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发酵起来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痛下决心,早早离开,再晚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至于去向他已经想好了,就去沉阳,投奔范文程。大金缺乏商业人才,而自己带着这几千人的嫡系投奔过去,一定会受到皇太极重视的。

    八大商团已经完了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。此时必须杀伐决断,做出正确的选择。幸好,他的选择一向非常正确。

    此时,背后的远处,喊杀声想成一片,五百骑兵从隐蔽处杀了出来,大肆砍杀四处奔逃的商团核心成员和护卫家丁。甚至,有两个不知名的火器架在高处,开始勐烈的喷吐着烈焰,打出去的枪弹,像是一道道火线,像鞭子一般,扫射着人群。

    大批的护卫用鸟枪反击,很快就像是割麦子一样,被扫倒在地。

    范永斗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这要是蒙古鞑子,他能把马鞭吃下去。蒙古鞑子什么时候,有这么厉害的火器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明,有最厉害火器的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定远伯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,不要停留,立刻进山。”范永斗嘶吼着。对有些背着银子偷偷放慢脚步的家丁伙计,好像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随着南城突围的暴漏,大批骑兵从各处赶来。

    人毕竟跑不过四条马腿。这些人很快就被包围,骑兵对付这些乌合之众易如反掌。随着敢于防抗的护卫被砍死。剩下的人,纷纷跪在地上,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此时,城里的战斗也结束了。

    安三溪骑着杨凡赏赐给他的那匹骏马,走进南门。城里到处都是刚扑灭的大火,残垣断壁还冒着黑烟。士兵们在打扫战场,把死尸搬出去用木柴架起来烧掉。

    亲兵队开始抄家,把堡子里的各家晋商府邸里的财物清理出来,运往多伦。大批被俘获的掌柜、管事、伙计、护卫、马夫以及他们的家卷,都在地上瑟瑟发抖等待着他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军长,范永斗跑了。抓到的八大商团里,没有范永斗。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三千多人。我们的人抓到了一些他们家的伙计,这些人都是背着财物,企图私自逃跑的。”王浩说道。

    安三溪点了点头,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。自己这一次没有装备战马,都是骆驼,肯定是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清理财物进展如何,老爷盯着这件事呢。”安三溪问道。

    家丁团总旗陈刚说道:“我们奉老爷之命,带来五套金属探测器。每隔伍一套。目前已经开始全城搜索,只要地下五米内有金属物,统统都能掏出来,一个铜板也不会遗漏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。给你们三天时间,把这里给我挖地三尺,搜刮干净。”安三溪满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暴风雪已经停了,天气迅速的转暖。毕竟已经进入三月了,尽管这个时代比较冷,但是,只要寒流过去,很快就会冰雪开化了。

    “先把这些里通蒙古的刁民,全部押往土谢图汗的冬季牧场,开春后,宋应星那边会派来技术人员,指导他们修建乌兰巴托城。”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